少年锦时

无题

我拿着刀,刺进了他的左胸膛


我能听到刀尖划破他跳动的心脏的声音


但我还是没听到他的哭喊


猩红且滚烫的液体顺着刀刃蔓延到我的手上,这让我觉得是他最后的挽留




“我答应你,好好照顾你妹妹。”




我看见自己张口,没听到声音,可我却意外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


他似乎笑了笑,但实际上在那把刀插进去的时候,他已经死了


脸上有液体划过,是汗水,可能是因为兴奋,这是我第一次杀最爱我的人


因为之前没人爱过我






他死后,我对她妹妹言听计从,这是他跟我交换的条件,因为我问他要了一颗心脏


可是我有点疑惑,我明明想要的是一颗会跳动的心,他怎么给我个冷冰冰的肉块,果然是木头脑袋




某天深夜,失眠的我突然想起,我好久没见过他了


他去哪了?


“嘭……嘭……”


床脚箱子里有东西在跳动,声响应该很大,他妹妹被吓醒了,紧紧的抱着我,我安抚着她


我好像从身体里穿了出来,浮在上空,为什么说好像,因为我看到了床上的自己,还有他受惊的妹妹


像是某种召唤仪式,我飘出来那刻,箱子就不再晃动


接着我看到自己把她哄睡着了,面无表情的打开箱子,拿起那个物体走进了厨房,我飘了过去,我看到那是颗已经腐烂的生肉,“我”找到菜刀,狠狠的剁了下去,似乎有液体迸发,从我身体里穿过去


我还是听不到声音,但我能感觉,那块不在跳动的肉块,在嚎啕大哭




我醒了过来,抹了一把脸上冰凉的泪水,把你搂的更紧了一些


对不起,我梦见自己把你杀了


我在心里对你说


这个世界就你对我最好了,你不嫌弃我的先天缺陷,还会包容我所有的任性,我怎么会伤害你呢,你说对不对


我用手按着他的头点了点


你最近怎么不说话,是不是想你妹妹了,要不要我把她接过来陪你啊……


木制的脑袋随着我的翻动偏了一下


好吧,你不愿意的话我就先放过她


现在我们要睡觉了,谁都不能动好不好?


你果然一动不动


你说,在最初你就这么听话,就不用我废这么多心思了


我亲了亲他冰凉的额头,略过他的双眼的时候,心想,果然你的眼睛是最明亮的






无论生前还是死后















第一封,我亲爱的小三爷呀

初见的时候,你还是那个分外惜命的天真,到如今,你已经变成一个大BOSS




看七星鲁王宫的时候,首先吸引我的是张起灵——你后来追逐一生的那个人。他神秘,强大


后来,和你一样,我无时无刻都在关注着他,甚至把他当作信仰


到了最后,我回过头的时候,发现根本不了解这个人,对他的感情也慢慢淡了下了,才发现原来所谓的狂热,不过是对他的同情


请不要怪我如此说你的挚交


当我再次在藏海花里遇见你的时候,就像一个迷路了很久的人,在转弯的时候,不经意的回头,发现了身后故作深沉的你,你垂下眼帘,掩住眼里的光,我甚至感觉会有花瓣飘过,但并没有


我问你前方两条路那条好走,你什都没有讲,跨步向着你自己的疑惑走去,乱飞的雪花紧附在你身上,我站在原地好久,看你远去的背景,竟觉得有几分萧瑟


我决定跟随你的脚步,选了那条对我而言难上加难的石子路,崎岖坎坷


那条路的柳暗花明解了我的死结


但你并没有,那条路上的飞雪是警告你前方的杀机,可你偏把它们当做了欢迎你的仪式。


墨脱的雪好大,一夜之间,小小的雪花堆在房瓦上,就像一张巨大的网,裹住了它的猎物,密不可分。


这个局,就是为你准备的。


我在这里祈愿,你能全身而退。


所有的结果我都曾想象过,哪怕你最后没能活着出来,那也一定为别人而死,死的明明白白。


可当我再次看到你,你逆着光,我看不清你的表情,却能感觉到沙漠的风沙,风吹的很大,仿佛能划破脸颊。


我觉得你可以歇一会儿,如果那些人也这样觉得的话,就不会有后面一些的破事了。


十七道疤痕,带走了我眉眼弯弯的小三爷,带来了阴狠狡诈的吴老板。


但我还是欢喜着你呀,无论你是天真还是关根,在我的心里,你一直一直都是我的吴邪啊。


然后你把坏人都打跑了,把你的铁哥们接回来了,你的发小呀,师父呀,徒弟和兄弟们都活下来了,大家一起过上了能睡到自然醒的幸福生活。




可是呀,原谅我的语句匮乏,因为我实在无法言喻这其中的艰辛,我知道我略过了太多苦难,可你们都挺过来了,尽管最初的那一批人几乎都不在了,但是,我的小三爷呀,你全挺过来了啦。


还记得进入鲁王宫的时候,你什么都怕,所以有张起灵和胖子呀,出来云顶天宫的时候,你什么都不怕,你可以保护他们了呀


可是我想保护你啊,你太令人心疼了,我无法想象,一个养尊处优的拿枪都晃的小少爷,是怎么做到最后崩别人脑袋连眼睛都不眨的大BOSS的。


我知道你不需要这类似同情的感情,可我想告诉你,这不是同情,这是在我心里膨胀的快要爆炸的喜欢,对你一个人从始至终实打实的喜欢


废了这么多的时间,我只是想说,谢谢你一直的不放弃,给了我无限爱你的机会。




谢谢,你,一直的不放弃。